《末段爱情》第七十一章删减部分

(第七十一章)

文珂整张脸一下子都红了,像是蚊子叫一样很小声地说:“好。”

这个世界上,除了韩江阙,从没有人说过他像长颈鹿。

他喜欢韩江阙唤他长颈鹿,那么超现实的比喻,人怎么会像长颈鹿呢,好像仔细想来也谈不上什么美感。

但是在床上的语言就是如此,有时候没有美感,反而更叫人兴奋。这三个字像是一个甜蜜的符号,一种只属于他们的性感假想。

他是喜欢和韩江阙交配的长颈鹿,文珂有点难为情地这样想着。

韩江阙像小兽一样钻到了被子底下, 文珂的睡裤被他连着里面的内裤一起脱下来,毫不客气地丢到了被子外面。

他抚摸着文珂的大腿内侧,那里的肌肤敏感得过分,一被他这样触碰,就颤栗着起了鸡皮疙瘩。

文珂咬紧牙,努力忍耐着绷紧了身体。

客厅关了灯,被窝里更暗。
他的手掌终于覆上文珂的屁股,那一瞬间,韩江阙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脸也忽然莫名地发烫起来——
在黑暗中视觉被彻底剥夺,触觉就像是占据他的整个感官世界。
触觉是很浪漫的,像是自己不再是人类,而是奇怪的、为了性而生的动物。
因为看不清身下Omega的轮廓,所以用触觉一寸寸地延伸出去,一寸寸地感受。

他身材高大,单手就可以毫不费力地把篮球抓起来。
可是触碰到Omega屁股的时候,他还不太舍得用力,所以好像无法强硬地界定边缘。
文珂的屁股会比篮球大吗?
心里忽然有了非常奇怪的想法。

因为好奇心,他突发奇想,扯了扯文珂腿间娇小的、还未立起来的性器,认真地命令道:“小鹿,趴过去。”
“你……啊!”
文珂被扯得眼圈一红。
他有些恼怒,却又无可奈何,瞬间换位体会到了刚才韩江阙被他攥着那里时的无能为力。
他的双腿发抖,但还是很温顺地背转过身子,伏低腰身跪趴着。

被子被文珂的动作折腾得微微掀开一角,一束光照了进来,便刚好照在文科的身上。
Omega的腰压得很低,头和脸都悄悄藏在黑暗之中,唯有雪白浑圆的屁股高高地翘着,下面分开的腿间羞涩地露出兜着两只小丸的囊袋,那里浅粉色的色泽看起来像是吊着一颗小桃心。

韩江阙心里喉咙一干,马上又伸手把被子重新扯了回来,遮得严丝合缝——
闷热漆黑的被窝像是他给自己筑的秘密巢穴,里面有被他叼进来的、撅着屁股的Omega。
他要把文珂藏起来,连光都不许进来。
电视机的声音隔着被子闷闷地传进来,像是来自遥远的另一个世界。
这里又只有他们了,他们的小世界,温暖的小窝——

韩江阙满足地伏下身,从后面含住了文珂的两颗蛋蛋。
Omega男性的性征真的很可爱,因为没有什么攻击性,含在嘴里时,感觉娇小到有点楚楚可怜的地步,他忍不住用力地吸吮了一下那里。
“啊、嗯,不……”文珂有些按捺不住,随即把呻吟声又压回了喉咙里。

韩江阙喜欢文珂现在这个姿势,特别喜欢,只是没怎么说过。
他们做了好多次了,可是文珂其实不太习惯后入式,因为进得太深了,Omega本能地会害怕。
但只有在这个姿势的时候,文珂的屁股才能全部露出来,一丁点也没法藏起来。

他像是饿久了的小狼崽,如愿以偿地叼住了文珂的屁股。
Omega因为突如其来的快感猛地颤抖起来,连带着圆圆的屁股也在摇晃,挣扎着想要往前爬去。
韩江阙用手抱住了文珂纤细的腰不让他走,这样一口口地咬着、吮吸着,手也克制不住地用力揉捏。
黑暗中什么都看不到,他们这样一起闭着眼淌入夜色中的河流。
文珂的身体是他的船,他不许他走。

文珂平时运动得不多,屁股上的肉摸上去很软乎好捏,可是其实内里却很丰实,要用咬的才尝到饱满弹牙的口感。
韩江阙掰开两瓣小山丘似的臀肉,用舌头试探着舔了一下缝隙里面那个隐秘的入口——
对于屁股的喜爱,更深一层的含义,当然也是喜欢这里。
就像爬山,不只是爱那座山丘,更爱的是蜿蜒攀爬,行至深处。

即使是没有处于发情期,可是经过了这样刺激的撩拨,男性Omega的欲望早就不可收拾。
前面的性器仍有些无能为力地垂着,后面却早已悄悄从生殖腔内里流淌出了淫糜的液体。

就在这时韩江阙停顿了下来,他忽然像是动物一样,把鼻子凑过去嗅了一下那个刚刚被自己舔过的湿润入口,像是检查着自己刚才的成果,然后认真地说:“色长颈鹿,你没排卵,只是兴奋得像尿了似的。”

“呜……”
强烈的羞耻感像是鞭子一样,太丢脸了。
文珂差点哭出来,呜咽着咬着枕头,气得小声说:“你不许说。”
韩江阙粗糙原始的调情,让人像是光着身子被舌头上带着倒刺的动物舔舐,甚至分不清是快感还是折磨。

韩江阙忍不住偷偷笑了一声。
他的欲念总是天马行空,少年时代便生出的奇怪梦想,想要把颈子长长的少年撞倒在床上,掰开他的腿,闻闻那个白屁股的味道,如今才终于实现——
腥膻的、淫糜的,像是新鲜的肉食,叫人想把Omega就这样吞吃入腹。

他重新低下头,Alpha的舌头像是生了倒刺,一下下地舔舐着敏感的后穴,然后突然之间将舌头探进了里面,肆无忌惮地翻搅着、吮吸着。
“啊……啊,韩江阙……!”文珂发出了一声颤颤的抽泣,连脚趾都猛地蜷缩了起来,无论他再想克制,声音都终于再也无法压抑,他努力用最后一丝理智,颤抖着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慌乱地把调高一度——
快感像是湍急又温暖的河流,一波波地从身后袭来。
Omega细白的手指顿了顿,紧接着又调高了一度。

电视声在深夜中已经显得有点嘈杂,可是他再也顾不上了,一声声又软又粘的呻吟从他喉咙里咕哝着泄了出来,甚至越来越高亢。
可就在几乎马上就要高潮时,忽然听到主卧室那边传来吱呀的一声——
门开了。

文珂吓得整个人都瘫软地趴了下来,一双腿因为突然从快感中受到惊吓而几乎痉挛起来。
韩江阙也听到了声音爬了上来,他倒不是怕别的,只是赶紧搂住文珂的小腹,生怕Omega这么扑通一下趴下去伤到肚子。
两个人安静地抱在一起,这么一声不吭的时候,从主卧室一路走过来的脚步声格外清晰,大约是付小羽从主卧室开门,正在往客厅的卫生间走了过去。

付小羽这段短短的路程,必然要经过客厅,还是从躺着的两个人头顶的电视机前面过去——
那短短的不到三秒钟,却煎熬得像是一年。
韩江阙抱着文珂,感觉Omega在他怀里真的是紧张得一动都不敢动。

等客卫那边发出门关上的声音之后,韩江阙才从被窝里探出头观察情况,文珂则像受了惊的小动物一样,整个人都蜷缩在被窝里,一点都不敢把脑袋露出来,还扯了扯韩江阙的胳膊,小声说:“你、你把我裤子扔哪里去了?”

韩江阙有点想笑,撩开被子低头进去问道:“文珂,你刚刚不是还不怕吗?”
“我、我……”文珂的声音都在发抖,还带着一丝兴奋未褪的黏腻。
他又羞耻又后怕,连话都说不利索。
刚才被欲望冲昏了脑袋,这会儿才真正意识到他们竟然在有客人的情况下在客厅干这种事,这未免太出格了。
一想到有可能会被付小羽发现,他的一颗心都快要从嘴巴里蹦出来了。

韩江阙本来还有那么一丝丝紧张,但是这会儿看到文珂怂包的样子,忽然就有了情势逆转的爽感。
他一把捏住文珂肉乎乎的屁股,竟然在这种时刻还啪地打了一巴掌,得意、但压着声音说:“嚣张是吧,骗人的臭长颈鹿就得光屁股。”
文珂赶紧捂住屁股,想到付小羽马上就要从卫生间出来了,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声音小小地求饶:“小狼,我错了,快把裤子给我吧。”

“不可能。”
韩江阙毫不客气地说,他拉起了文珂的一只腿,忽然变本加厉地将一根手指塞进了刚刚被舔弄过的潮湿后穴。
“呜……”文珂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
强烈的羞耻和恐慌和交织在一块儿,形成了几乎汹涌的快感,他的腿弯像是抽了筋,只能无力地挂在韩江阙的手臂上。
客卫的门这时开了,Omega的后穴几乎是同时痉挛似的锁紧了韩江阙的手指。
韩江阙低头,看着文珂红着鼻子泪汪汪地看着,眼里又迷离又慌乱——
他是真的害怕了。

韩江阙把Omega柔软的身子整个抱进了怀里,那个拥抱太过紧密,紧密到躯体之间仿佛连留给空气的缝隙都没有,他把被子盖得严严实实的。
韩江阙贴着文珂的耳朵,耳语一般很轻很轻地哄道:“不怕,你躲在被窝里呢,看不到的,不怕、不怕……乖小鹿,我的小美鹿,不会让人看到你的。”
文珂捂紧自己的嘴巴,微乎其微地点了点头。
他依赖地蜷缩在Alpha宽阔的胸怀里,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感觉,害怕的情绪渐渐褪去,只感觉自己股间的洞口一阵一阵地收缩着吸附着Alpha的手指。

世界在那一刻像是什么静止了,可是过了很久很久,却没听到付小羽的脚步声像客厅逼近的声音。
又过了一会儿,韩江阙自己把头探了出去张望了一下,他沉默了一会儿,忽然拍了拍文珂的屁股蛋,低声说:“遭了,付小羽好像走错房间了。”

一个有关“《末段爱情》第七十一章删减部分”的想法

  1. !!!我来啦,太太加油(ง •̀_•́)ง(终于弄好号了,刚注册完换机子登录就把密码忘了又搞了半天终于登录上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