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段爱情》第七十章删减部分

(第七十章)

“韩江阙,”
文珂感觉自己的心扑通扑通地跳着,自己都还没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悄悄地骑在了韩江阙的身上。
他低下头,忽然叼住了韩江阙的耳朵,又念了一遍:“小狼。”

文珂这一口咬得并不轻,而且又特别突然。
“嘶……!”韩江阙不由倒吸了口气,他下意识地捂住耳朵,睁大眼睛看着压在他身上的文珂。

“小狼,我、我好想要你。”
文珂低低地喘息着,他的手向下,有些急切地解开了韩江阙睡衣的扣子。
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赤裸裸地表达着自己的欲望。
没有处于发情期的Omega本该是内敛矜持的,但是文珂却发现自己根本按捺不住,他太喜欢这个人了,那种浓烈的欲望逾越了任何性别的界限。
想要占有韩江阙,以任何他能做到的形式。

韩江阙被这记直球打得有些懵。
他的眼睛又黑又亮,呼吸声也愈发低沉了,随即却不得不强自按捺着,沙哑着嗓音说:“小珂,你刚怀上,不能进去的。”

“嗯……”
文珂触碰到韩江阙光滑又轮廓分明的腹部肌肉,指尖像是被一簇火焰点燃了一般。
韩江阙身上信息素的味道那么醇香,在黑暗中,他的轮廓模糊却又美丽。

文珂强烈地体会到,那种拥抱着自己喜欢的Alpha的感觉。
那种美好的性感,连声带都因为渴望而激烈地颤抖着:“我想要你。”

他重复了一遍,又吻了一下韩江阙的额头,低声说:“想亲你,想给你口;韩江阙,我想吃了你。”
韩江阙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不知是因为被咬得,还是因为文珂这句炙热的爱语给他的冲击,连耳朵都微微红了起来。
他已经忍不住反手紧紧地搂住了文珂纤细的腰身,但还是有些介意地小声嘀咕着:“可是许嘉乐和付小羽还在。”

“不怕。”
文珂含糊地说,他一只手伸出被子,摸索着用遥控器把动物世界的背景音调大了一点,一双平时温柔的眼睛很狡猾地弯了起来:“我们悄悄的。”
他一边这么说着,然后一边解开了自己的睡衣扣子。

韩江阙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文珂,他有些诧异地吸了口气,他想要翻身,却被文珂毫不客气地压住。
Omega就这么捧起他的脸,深深地吻了上来。
韩江阙有些不知所措,可随即却情不自禁微微张开了嘴唇,任由怀中的Omega用唇齿挑逗着他的神经。
文珂的吻技不算顶好,韩江阙就经验更少。
两个人亲得笨拙,唾液也黏腻地从唇角流下来,有时候像是要把另个人的嘴巴全部吃进去一样。

文珂喘息着,悄悄伸出手往下,摸索着把韩江阙的睡裤扒拉了下去,然后忽然用力握住了韩江阙腿间已经挺立的巨大部位。

“嗯……”
韩江阙吃了一惊,漂亮的眼睛都有点睁得圆了。
但是紧要部位被这么刺激,一时之间没绷住,从喉咙里溢出一声低低的呻吟。

“文珂……你,放、放开一下。”
韩江阙急促地喘息着道。
“为什么?”文珂撑起身子,他笑得竟然有点坏心,不等韩江阙回答,就很轻地说:“我不要。”

文珂一边说,一边握着性器从低端往上用力地撸动着,这样的手法在带来过于强烈的刺激同时,痛感也随之而来。
韩江阙下意识地想要挡住文珂的手,却被文珂毫不客气地反手抓住手腕,一下子死死地按在身体的一侧。

“你不许逃。”
Omega得意地说,白皙的面孔泛起了酒醉似的红,眼角那点泪痣妩媚得像是湿漉漉的血珠。

韩江阙有点傻了。
Alpha的体力从来都注定了他们在床上的主动地位,他当然可以选择不被这么丢脸地牵制住手腕,可以轻而易举地把文珂压在身下。
可是无形的镣铐束缚住了他,让他根本无法抵挡。

他从来没看过这样的文珂——
主动、又强势,像是长颈鹿突然变成了肉食动物。
他就这么望着骑在自己身上的Omega,无声地眨了眨眼睛。

Omega光裸着身体的模样,像是大海里跃出来的一条绮丽的鱼,对着月光露出白皙的鱼腹。
与饱满多肉的臀部相比,文珂的腰是那么纤细,胸口两点娇小的红粒看上去柔软可爱。
正因为那种近乎脆弱的肢体,一旦联想到那么纤细的身体里已经孕育着两个小生命时,身为Alpha对Omega那种本能的疼爱、怜惜和欲望便糅杂而来——

“小鹿……轻一点。”
韩江阙只能说。
他的屈服是心甘情愿的,但也仍然带着一丝丝的委屈。
S级的Alpha再坚强,那个被攥住的部位也是很金贵的。

“你求我吗?”
文珂伏下身问。
韩江阙咬牙忍了忍,还是决定最后抗争一下,不吭声。
文珂见Alpha不说话,他用一只手捧起韩江阙的脸,一下一下地轻轻啄吻着韩江阙。
英挺的眉毛,因为欲望而显得更加深沉的眼睛,还有眼角那花瓣一样展开的眼褶——

太美丽了。
韩江阙是这世界上最美丽的生物,是他情窦初开时的无上幻梦。
那种感情,使他的心底像是颤栗着,泛起了强烈的施虐的冲动。
他从来不知道,原来作为Omega也能有这样有攻击性的欲望——
这种欲望不属于Omega的发情,仅仅属于一个成年的男性动物。

文珂握着Alpha性器的手仍然在上下动作着,吻却克制不住地变得激烈。
他咬韩江阙漂亮的下巴,然后先是含住Alpha的耳垂,用齿尖粗暴地咬进了那里薄薄的血肉里,用力到甚至尝到了一丝血腥的味道。

“唔……”
韩江阙疼得发抖,连环着文珂的手臂肌肉都绷紧了。
Alpha疼起来时的样子格外得迷人,长长的睫毛委屈得扑闪扑闪,漆黑的眼睛里浮起了一丝湿润的水雾。
空气里漫着汗水和信息素交杂的味道,背景音是电视里有条不紊讲述着长颈鹿交配过程的英文,整个世界除了他们,没有人知道,在小小的客厅里,在一床被子里,一个Alpha被欺负得眼圈都红了。

“韩江阙,”文珂哑声唤道:“我的小狼。”
他又心疼,却又兴奋,抚摸着韩江阙汗湿的发丝,但是仍然克制不住一会儿亲一会儿咬:“你太好看了。”
他抚摸着韩江阙的眉毛,喘息着说:“你知道吗,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傻了,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啊,单肩背着书包,衬衫掖进去一半,又酷、又漂亮。我就那么呆呆地看着你,那节课,老师讲的话,我一句也听不进去,满脑子都是你。你知道吗?”

韩江阙本来把脸缩在文珂的怀里,听到这句话时才抬起头看过来。
他眨了眨眼睛,虽然脸上还残留着因为被咬疼了的神情,但是眼里却流露出了一丝得意:“我知道。”

这下轮到文珂楞了一下。
“你上课总是偷看我,”韩江阙浅浅地笑了一下:“还用书挡着,以为我不知道。”
他说到这里,忽然又想起什么了似的,有点耿耿于怀地放低了音调,小声说:“文珂,那时候你什么都听我的,从来不会欺负我。”

文珂低头吻了一下有点委屈的Alpha的嘴唇,故意使坏地说:“傻小狼,因为那时候我还没得到你啊……现在可就不一样了,到手了,可以尽情地欺负了。”
本来是有点恶劣的调情言语,可是韩江阙听到之后,眼里却忽然泛起了腼腆又开心的光芒——

文珂现在得到他了。
文珂拥有他了。
他是这样理解的。
比起拥有文珂,被拥有这件事,给他带来了更强烈的安全感。

“小鹿。”韩江阙裂开嘴,有点傻气地笑了一下:“你是大魔王小鹿。”
他把文珂搂在怀里,很温柔地道:“我要钻下去了。”
“啊?”文珂不解地看着他。
“我去尝尝你的屁股,”韩江阙悄悄地说:“看看长颈鹿有没有排卵。”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