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门的爱情出现了第32章删减部分

……

粗大的性器插进来的时候,一声声低低的呻吟从付小羽的唇间细微地溢了出来,他修长的双腿直打哆嗦,但是被Alpha强硬地卡在腿间,只能脆弱地大张开来。
这一次的性爱是粗野的。
许嘉乐不再克制自己,后入本来就是他最喜欢的姿势,只是不一定每一个Omega都受得了。
他把Omega的脸按在枕头上,一次一次地彻底插进去,狠狠地撞着Omega体内紧致炙热的腔壁。
这个姿势根本不允许Omega躲避,他用手压低付小羽细窄的腰,逼迫着Omega把屁股高高撅起来,就这样跪在他面前,迎接着一次又一次蛮横的撞击。
付小羽的屁股练得又翘又紧实,但仍然因为过于用力,而被他撞出了臀浪。
几点红痣长在雪白的皮肤上,晃动时简直恍眼。

许嘉乐一巴掌甩在了付小羽的屁股上,这一下打得很重,力道失了控,Omega屁股上顿时显出了刺眼的红痕。
他牢牢地钳住Omega颤抖的腰,然后一个深深地顶动,彻底操开了Omega本来紧闭的生殖腔。
大岩桐的香味瞬间腥膻了起来,弥漫在卧室里。

从后面插进生殖腔给Omega带来的刺激实在太厉害了,付小羽瞬间射了出来,屁股因为快感而一怂一怂地颤抖,许嘉乐用手掌从后面捏住付小羽腿间摇晃着的两颗粉色蛋蛋。

“叫我的名字。”他哑声说。
Alpha控制着自己不要马上成结,因为过于用力,手臂上都泛起了一根根青筋,哑声说。
他没有得到想要的回应,于是狠心地把自己的性器从Omega潮湿的生殖腔里拔了出来,停顿几秒之后,再次整根插了进去。

“啊……啊!不要!”
付小羽本来还能勉强保持音量,在这一刻终于克制不住,高亢地叫出了声。
此刻的叫床声,已经控制不了是否动听,他像是春天里发情的野猫一样,挣扎着,抓挠着背后的Alpha,嘶声叫得激烈又惨烈。

“叫我的名字。”
许嘉乐再次重复了一遍拔出来又插进去的动作。
这对于生殖腔已经彻底地打开,整炙热地吸附着Alpha性器的Omega来说,简直是一种磨人的酷刑。

“许嘉乐,饶了我……我不行了。许嘉乐……”
这是付小羽第一次对着他求饶。
许嘉乐眼睛里几乎闪动着火焰,他把一根手指插进了颈环里的缝隙之中,硬生生把Omega的脸从枕头上勾了起来——
他要付小羽看着他。

“付小羽,”
他叫他的全名,一字一顿地说:“我是第一个干开你生殖腔的Alpha。”

“是……许嘉乐。”
付小羽被操得哭了。
他的眼睛那么美丽,甚至连泪滴都显得大一些,顺着脸颊流淌下来,扭头看着许嘉乐。
他混沌间终于开了窍,喃喃地说:“你是第一个。许嘉乐,你是唯一一个。”

欲望是如此赤裸、无所遮掩。
再狡猾的狐狸也要面对自己本能的恶质,那一瞬间,许嘉乐几乎有种汗毛倒竖的感觉。
这种灭顶般的精神快感,使他感到恐惧。

在付小羽体内的性器终于克制不住开始缓慢成结,这个插入的姿势,比平躺着要更深入。
许嘉乐实在太粗了,在顶端撑开的时候,对于承受着这种过程的Omega来说,简直有种本能的恐惧。
付小羽一只手抓着床头,一只手捂着小腹。
他实在克制不住,哽咽出了声:“许嘉乐……痛。”
许嘉乐握住付小羽纤长的手指,放在自己右耳的耳钉上,然后紧紧地环抱着Omega的腰腹。付小羽就这么一边哭,一边细细地抚摸着许嘉乐的耳钉。
这个Omega的睫毛上沾着泪水,情欲中的脆弱,像是清晨花瓣上的露珠,那大概是美能抵达的巅峰。

许嘉乐没有想到,在满足着这个Omega的同时,他竟然前所未有地、得到了淋漓尽致的高潮。
他射进了付小羽的生殖腔里——
那一瞬间,Omega浑身痉挛着,竟然又竭尽全力地与他一起再次射了出来。

付小羽闭上眼睛,几乎是半昏厥着倒在了床上——
许嘉乐压在Omega的身上,即使是成结结束了许久之后,付小羽的生殖腔仍然不断地激烈收缩,几乎要把许嘉乐的性器都咬痛了。
他们的身体,在以同样一种频率颤抖着,粘稠的、丰沛的体液顺着他们结合的部位流淌下来。
极致的快感,某种意义上也像是一种永恒。在那一刻,许嘉乐感觉好像时间都停止了流逝。

……

一个有关“邪门的爱情出现了第32章删减部分”的想法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