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门的爱情出现了第66章

许嘉乐眯着双目看了Omega一眼,没有马上说话,而是转身慢条斯理地挤了一点沐浴乳,在手里搓出了饱满的泡泡,然后才用指尖在付小羽挺翘的鼻尖点上了一点笑着说:“小猫,该洗屁股了。”

他说完,完全不给付小羽反应的时间, 直接把Omega的手拿了开来,还故意端详了一会。

Omega的性器此时并没有立起来,蜷缩在腿间的样子显得很娇小。

以这个姿势张开双腿,连雪白的屁股中间那个紧闭着的浅粉色入口都看得一清二楚。

许嘉乐握着一手泡沫,按了上去——

与其说是洗,不如说是某种色情的摸索。

“许嘉乐……”

付小羽带着那个白泡沫鼻尖,整张脸都红得要命,脚趾紧紧地蜷缩起来。

把脚趾这样勾起的时候,更有了一种猫的脚爪的感觉,他正在叉开双脚让许嘉乐洗屁股啊。

许嘉乐洗得很仔细,隔着一层泡沫,能感觉到Alpha的手指在那个隐秘的沟壑处反复地勾勒着,时而又有些粗暴地揉搓着性器底下坠着的两个粉色肉球。

“许嘉乐……!”付小羽忍不住又软软地叫了一声。

他实在太羞耻了,于是只能也胡乱地摸了一把沐浴乳。

Alpha刚才在雨里打伞,小臂上确实也沾着了一点泥污,他努力地想要帮许嘉乐洗手臂,假装这是一场礼尚往来的互相搓澡。

但是很快地,许嘉乐便在他耳边戏谑地道:“付小羽,你也是帮我洗洗别的地方啊。”

“洗、洗哪里?”

付小羽不由磕巴了一下。

许嘉乐不说话,只是把他整个人抱了起来,让他跨坐在自己的腰上,那个早就挺立的部位正好抵在了Omega的股间。

Alpha的镜片上沾了水珠和泡沫,虽然看不清神情,可是付小羽却仍然能感觉到他在笑。

付小羽感觉自己脸都在发烫,但却很听话,又轻轻按了一点沐浴乳出来,然后迟疑着,反手握住了Alpha的……尾巴。

许嘉乐真的很粗。

这种饱满,使付小羽握住的时候,甚至感觉到某种可耻的幸福感。

他仍然喜欢叫那里“尾巴”,就像是他和许嘉乐的一个甜蜜的小秘密。

Alpha真的和Omega完全不一样,就在他还没什么反应的时候,Alpha已经斗志昂扬,他其实有点暗暗的羡慕。

付小羽一边红着脸慢慢地、还挺认真地搓洗着那条尾巴,一边忍不住抬起头看了一眼许嘉乐的神情。

“嗯……”

许嘉乐低低地闷哼了一声,握住了付小羽那只在动作的手:“好了。”

Alpha的嗓音似乎变得嘶哑,他转头把花洒摘了下来,冲洗的动作显然无法再好整以暇,把两个人身体和头发草草地洗过一遍,就用一块大毛巾把付小羽整个人擦了一遍再裹起来,然后直接把Omega横抱起来往屋外走。

浴室和主卧被一整个衣帽间连通,付小羽的衣帽间装修得很漂亮。

两面都是衣柜和鞋柜,中间则铺着一大块圆形的黑色软毛地毯,地毯前面正好就是个巨大的全身镜。

许嘉乐抱着付小羽走过这个衣帽间时顿住了脚步,先是眯着眼睛把四周环绕了一下,然后忽然决定了——

就是这里。

浑身赤裸、肤色雪白的Omega躺在黑色地毯上,他仰头看着许嘉乐,地毯上的软毛像是一个个细到使人难以察觉的触角,攀上他的指尖,他的每一寸肌肤,那种细密的刺激感让他的呼吸不由自主地急促起来。

许嘉乐终于压在了他的身上——

浓烈的薄荷味信息素辛辣无比,昭示着Alpha此时难以抑制的欲望。

付小羽再次紧张了起来,他是Omega,他了解自己的身体。

即使浑身都因为许嘉乐和他的紧密接触而感到兴奋,可是他没发情。

“我、我还没……”

他有点磕巴,他不想显得像是要临阵脱逃。

“我知道。”

许嘉乐哑声说,他的手指已经缓慢地向下。

“许嘉乐……” 付小羽颤抖着抓住了许嘉乐的手臂。

没有一个Omega会在这个场景下还能保持镇定,他面对着欲望勃发的Alpha,可是这个时候的强行结合,对于Omega来说,是极可能受伤的。

但是许嘉乐仍然执着地用指尖毫不留情地探进了Omega紧闭的洞口——

那里虽然被温热的水泡得松软,可是稍微再往里一点,便能感觉到甬道里的干涩。

这是个没有发情的Omega,也因此没有分泌出体液。

正如同他腿间那个娇小的性器,到了这个时候也仍然乖巧地蜷缩着。

“是不是……很干。”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付小羽忍不住难为情地扭开了头。

即使他再想、再想在这个时候拥有许嘉乐,生理特征上的困难好像都很难跨越。

许嘉乐忽然反手摘下眼镜扔到一边,他狭长的眼睛在这种时候,显得像是只凶相毕露的狐狸:“把腿张开。”

他的语气干脆到近乎像是命令。

付小羽微微颤抖了一下,但还是闭上了眼睛,听话地把双腿大大打开,然后用双手抱住。

可是紧接着……

他却忽然感觉到一阵颤栗般的快感从身下袭来。

“啊……”

他的口中溢出一声轻轻的呻吟,忍不住迷蒙地睁开了眼,撑起身子——

只见Alpha正把头埋在他腿间,专注地舔弄着他股间敏感地紧闭着的入口。

许嘉乐温热的舌头反复地在那里流连,舔过了一遍又上去一些,用嘴巴含住两颗小肉球,有些粗暴地吮吸着,然后叼起来一点,把那里薄薄的皮肤撕扯一下。

“许嘉乐,啊嗯……我……”

付小羽眼角有些湿润,手指想要抓紧什么,可是身下地毯的软毛却在指间悄悄划过。

“小羽。”Alpha口了一会儿,爬上来亲了他的脸颊一下,然后又试探着用手去摸。

“还是……不行?”付小羽因为刚才的抚慰,说话时都像是带着呻吟,可是随即神情却黯淡了下来。

“还不行。”许嘉乐笑了,他没戴眼睛的时候,笑起来有种很邪异的感觉,低声说:“还没你眼睛湿。”

付小羽又委屈又羞耻,一时之间有点说不出话来,但是对自己的身体却忍不住有点失望。

“再来。”

可Alpha却简直可以说是神采奕奕,只是抛出了那么两个字,就又爬了下去。

强烈的快感再次包围了付小羽。

许嘉乐给予他的口交又强硬又耐心,抱着他的屁股,一遍一遍地,从性器官含到两个小球,再重新用舌尖进入那个干涩的小洞。

天旋地转一样……

付小羽不知道经过了多久的抚慰,他只能隐约感觉到他的呻吟声高低起伏,可是却连羞耻都顾不上了,只是觉得自己在被一波波海浪抛上了云端。

“啊……!”

就像是抵达了某种临界点,甚至不用许嘉乐再次用手去确认。

付小羽用手肘颤抖着撑起身子,眼睫毛都彻底被打湿了,大口大口地喘息着看着抬起头的Alpha——

他第一次感觉到这样的兴奋,即使没有发情,即使生殖腔仍然紧闭,可是他整个身体都在……

他正在为了这个Alpha变得潮湿。

那个念头让付小羽的尾椎骨都痉挛了起来,他迫切地想要抱住许嘉乐。

可是Alpha却忽然站了起来,随手从衣帽间的衣柜里拿出一件白色的丝绸衬衫然后又用手指在衣柜里面梭巡了一番,终于满意地找出了一套黑色的衬衫夹,一起扔在他面前。

付小羽喘息着,隐约意识到了什么。

许嘉乐一把把浑身松软的他拉了起来,把那件衬衫穿在了他的身上,然后一颗一颗扣子地系好。

然后,又把那套黑色的皮质衬衫夹紧紧地套在了他赤裸的大腿根部。

付小羽从来没有想过,这辈子竟然有这么羞耻的一刻。

“许嘉乐,不要穿这个……”

他颤抖着开口。

“付小羽,”

许嘉乐一把把他揪了过来,几乎是把他摁着跪在黑色的毛毯上,就跪在那面大全身镜前,然后哑着声音,低低地道:“上班的时候,里面就是这么穿的吧?”

付小羽摇头不肯回答。

许嘉乐笑了,猛地把雪白的衬衫下摆向上撩起来,彻底地露出他饱满的屁股,还有大腿根部那醒目的黑色皮绑带。

“付总,我要你这样被我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