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门的爱情出现了 121章

(第一百二十一章)

“我要你……教我口交。”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许嘉乐忍不住猛地仰起头,望着天花板吸了口气。

这句话给他的刺激,甚至比下身被握住还要大。

与付小羽在一起的那些日子里,如果说他没有想过,那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哪怕仅仅只是在脑中对付小羽跪在他腿间含住他的仓促畅想,都足以让他获得某种短暂又隐秘的快感。

他想过,付小羽问过,可他却从来没有答应过。

是他天性里的狐狡在作祟,对于他来说——给予,总比得到要更坦然、更有安全感。

“小羽。”

许嘉乐哑声开口。

不知为何,他仅仅只是流露出了一丝模棱两可的逃避,骑在他身上的那个Omega就已经敏锐地感觉到了什么。

“许嘉乐。”

付小羽把双手撑在许嘉乐头的两侧,像俯视着自己的猎物那样,故意威慑意味地眯起眼睛。

可是那双浅褐色的圆眼睛因为喝了酒,湿漉漉、雾蒙蒙,使他的威慑并没什么威力,倒像是奶猫在亮爪子。

“教我。”付小羽等得不耐烦,气呼呼地又强调了一遍。

Omega雪白的衬衫敞开来,那两颗粉乳头就在许嘉乐面前,晃得他简直头晕目眩、口干舌燥。

“就……”

许嘉乐刚一开口就卡了壳,“就用手握住,然后把顶端含进去,多用舌头,不要用牙齿。”

他的语速很快,或许是浑身上下的燥热使他有点破罐破摔。

这完全不是属于Great Sex性爱大师水平的教程,是连许嘉乐自己都要腹诽的程度。

可是他明明脸皮厚道连穿丝袜当众跳艳舞都能若无其事,却竟然会因为教付小羽口交而腼腆得有点难以启齿

这不应该。

而付小羽正歪着脑袋认真地看他。

Omega完全没有发觉自己上了一堂较为劣质的课,反而眼睛亮亮的跃跃欲试:“许嘉乐,我想试试。”

“……”

逃不掉了。

许嘉乐躺在那儿想,此时此刻的他,大约正在经历人生中情绪最紊乱的一刻。

警觉、紧张,但同时……却也兴奋得要命。

付小羽从Alpha身上爬了下去,跪趴在许嘉乐的腿间低下头。

但他并没有像老师教的那样一板一眼,而是有点好奇地、悄悄地把脸蛋挨了过去——

他第一次这么近地看许嘉乐的性器,因为近,所以在勃起的时候比他想象中要狰狞一点,真的很像一条粗大的尾巴。

因为近,甚至能感觉到许嘉乐的温度。

热热的,性感、又温暖。

喝醉了的付小羽说不上来是怎么回事,完全凭借着本能在行动,像小动物一样,用鼻尖先亲昵地碰了碰许嘉乐的性器。

天啊。

许嘉乐差点闷哼出声,他从来没想过这么轻微的触碰却能带来这么强烈的刺激。

他的性器猛烈地往上弹了一下,几乎是打在了付小羽的鼻尖上。

付小羽的脸有些发烫,可却忍不住趴得更低了些,用一只手握住许嘉乐的根部,然后张开嘴唇,含住了Alpha饱涨的性器顶端。

“唔……”

明明咬紧了牙,可还是在那一刻,发出了一声低沉嘶哑的呻吟。

许嘉乐的胸口急促地起伏着,感觉眼前闪过了一片五颜六色的光——

那已经是近乎射精瞬间的绝顶快感。

许嘉乐整个大腿部的肌肉都因为紧绷而险些痉挛,他以这样的方式控制着自己,绝对不能放松。

许嘉乐控制不住自己的反应让Omega彻底兴奋起来。

他既是床上好奇的学生,也是渴望看到工作成果的那个付小羽,这两者带来的刺激感合二为一,他顿时有了更强烈的欲望。

只是付小羽虽然兴奋,可还是吃力。

许嘉乐的尺寸对于他来说,含进去就已经是喉咙被噎住的感觉,他一时之间完全忘了许嘉乐教了什么,没有用舌头,也没有真的把许嘉乐的性器整根吞进去,只是笨拙地、生涩地咬住了Alpha的顶端。

“嘶……”

许嘉乐忍不住用手肘把上身撑了起来:“不、不要用牙齿。”

这句话他说得几乎有点咬牙切齿,额头都微微冒了汗——

Alpha的那里,因为需要成结所以格外敏感,真的不是能承受牙齿的地方。

生理上,许嘉乐感觉自己真的岌岌可危,被牙齿抵在最敏感的性器上,那绝不是愉悦的感觉。

可当他撑起身子望向身下的时候,他看到的是一头漂亮黑发的Omega趴在他的腿间,细细窄窄地腰压得很低,那两瓣满月似的白屁股高高地翘起来,那饱满的形状都像是在渴求着爱抚。

付小羽在撅着屁股给他口交。

那一秒,许嘉乐精神上的快感完全跳过了一切神经,直达大脑皮层。

但下一秒,付小羽却把他的性器吐了出来。

Omega看着许嘉乐,他被噎得难受,有点委屈。

“我不会……而且,”或许因为半醉着,付小羽那双猫眼里神色软软的,想了想,才终于用鼻音说:“而且不好吃。”

他完全不像平时那样善于忍耐,失去了学习的执着劲头,抱怨时带着一点娇憨,直白地用了“不好吃”这样的形容。

许嘉乐简直欲哭无泪——

更严重的问题是,他已经硬得感觉要爆炸了。

“小羽……”

空虚感几乎能让Alpha失去理智,许嘉乐有些粗暴地抓着付小羽的头发逼迫Omega抬起头。

他渴望侵犯式的进入付小羽的口腔,塞满湿热温暖的喉咙,让付小羽跪在他腿间发出呼吸困难的呻吟声。

许嘉乐薄荷味的信息素变得辛辣,狭长的眼睛几乎像是某种兽类,亮得凶狠。

付小羽还沉浸在“不好吃”的委屈中看着他,猫眼的眼角圆圆钝钝的,泛着一点红。

那一瞬间,暴虐和温柔在许嘉乐心里不断交错闪过。

他的手臂因为过于用力起了青筋,但最终,却还是用那只手轻轻地、用手背摩挲了几下Omega的脸颊。

“付小羽,是你自己不会。”

许嘉乐声音沙哑地说:“不是我不好吃。不信的话,我教你——”

他躺了下去,眯起眼睛笑了一下。

“好!”

付小羽并没有感知到刚才那片刻的危险,他看到许嘉乐重新躺了下去,马上就兴致勃勃地重新骑了上来,跨坐在Alpha的腰上。

“上来一点。”许嘉乐说,“再上来一点。”

付小羽从许嘉乐的腰上,坐到胸口,再上来……直接就坐到了脖颈。

他身材纤细,可是架不住个子高,屁股这么一抬一落蹭上去,其实还挺沉的,许嘉乐想。

“你要……”

付小羽直到骑到许嘉乐的脖子上,才终于明白许嘉乐的意思,有点羞耻地用手遮了一下自己腿间:“我、我没硬呢……”

没有发情的缘故,所以很困难。

他脸有点泛红,或许是因为刚刚含过许嘉乐的,他忽然觉得,自己没硬起来就让许嘉乐口,有点奇怪的……不好意思。

“宝贝,”许嘉乐懒洋洋地躺在付小羽腿间,把Omega的屁股托起来,低声说:“坐上来。”

“许嘉乐,啊唔……!”

付小羽今天第一次有些惊慌,可还没来得及挣扎,许嘉乐就已经含住了他的性器——

Alpha不仅含住了他,而且用舌头一下一下舔弄着顶端,时不时老练地吮吸,头部轻微地旋转着,让他的下身不断地被许嘉乐的口腔摩擦着。

那种温热潮湿的包裹感,让他瞬间陷入了缠绵的快感之中。

许嘉乐含了一会,又把他的性器吐了出来,用双手掰开他的屁股,然后用舌尖舔了进来——

“啊,不……不。”

他几乎是坐在许嘉乐的脸上在被口。

Alpha的舌尖这时候好像是带着倒刺,一下一下地舔弄着他股间的入口。

太过强烈的羞耻感,让付小羽脚趾都蜷缩了起来。

过于强烈的刺激使他的酒醒了一点,他下意识地想要抬起屁股挣扎。

可是下一瞬间,许嘉乐的手已经攥住了Omega的两颗粉色的猫铃铛。

他的力道并不重,可却牢牢地把付小羽握得紧紧的。

一边轻轻地揉,一边继续用舌头舔弄。

付小羽几乎浑身都在痉挛,本能地弓起了背:“许嘉乐……!呜,啊……”

他的呻吟声第一次那么高亢又激烈,像是春天里发了性的猫,连自己听了都觉得惊人。

他明明没有发情,可是在那一刻,腺体都好像已经肿了起来——

天旋地转。

付小羽无力地用手指扒着床头,强烈的快感和羞耻同时袭来,虚脱一般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小公猫,”

许嘉乐还被他半坐在屁股底下,所以声音闷闷的,拉了下他的手指:“来摸摸。”

付小羽本能地觉得许嘉乐不怀好意,可是却已经没有力气挣扎。

他的手指,触碰到了许嘉乐高挺的鼻子——

那里,湿漉漉的。

付小羽的脸一下子烫得像是发了烧。

“这是什么?”许嘉乐在问他。

许嘉乐,不许问。

付小羽惊慌失色地抬起屁股,反手一把捂住了许嘉乐的嘴巴。

但是Alpha的声音仍然顽强地传了出来,带着笑的:“是猫咪的坐垫。”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