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门的爱情出现了 122章

(第一百二十二章)

付小羽越想抬屁股逃开,许嘉乐就越是把他的猫铃铛攥得更紧,那个部位的脆弱使他对任何一点力道的变化都异常敏感。

他忍不住呻吟道:“许嘉乐……轻、轻点……”

“小公猫,攥疼你了?”许嘉乐在他屁股底下问他。

“……嗯。”付小羽不敢动屁股,只是发出了一声软软的鼻音。

一点点疼,只有一点点。

可许嘉乐却忽然松开了手。

付小羽顿时失落了起来,正想要低头望向许嘉乐,却感觉屁股又被抬得更高了一点,下一秒——

“啊……”

那里被温热的口腔包裹住了,许嘉乐正吮吸着他的那两颗小球。

当意识到这一点的那一刻,付小羽的整个身体都在变得绵软。

Alpha有些恶劣地用牙齿咬住包裹着铃铛的薄薄皮肤,稍微把那层皮往外叼一下,再轻轻地放开,然后用温热的舌尖勾勒着那里的圆弧。

付小羽兴奋得双腿都在激烈地打颤,耻感当然还在,可他没办法不留恋那个Alpha对他的爱抚,忍不住地摇屁股想要磨蹭。

许嘉乐忽然声音低沉地笑了。

因为Omega发抖的频率,那一对娇小的猫铃铛就像是一下一下地打在他脸上,热乎乎的、湿润的——

“小公猫,下来吧?” 许嘉乐哑声说:“屁股湿得都可以给我洗脸了。”

Alpha唤着小公猫的时候,付小羽还忍不住从喉咙里软软地咕哝了一声——

他喜欢许嘉乐这么喊他。

直到听到后半句,才顿时如梦初醒。

他像是发情时被突然惊扰了的猫,慌张地抬起屁股,迅速地从许嘉乐的脸上爬了下来。

许嘉乐把枕头竖放起来,然后靠在床头,看着还骑在他身上的付小羽。

Omega脸颊红得厉害,胸口还在急促地起伏着,先看了他的脸一眼,然后马上垂下眼睛,过了一会儿,又忍不住偷偷瞄他一眼。

有点心虚的样子。

许嘉乐当然知道,付小羽在看他脸上的水渍。

Alpha唇角忍不住微微上翘,他凑近了付小羽的脸颊,刚想要开口——

但还没来得及说出烦人的话,就忽然被着急了的付小羽狠狠一口咬住了耳朵。

这Omega竟然先下嘴为强。

这一口咬得可是真不轻。

“嘶……”

许嘉乐忍不住捂着耳垂嘶了一声。

付小羽真是没辜负小公猫这个称呼,被取悦的时候能高兴地在他脸上用屁股蹭,一翻脸就能直接咬人,这会儿还若无其事地稍微偏开了头。

还挺无辜是吧。

许嘉乐想:他真像猫,有时候,也是真挺可恶的。

许嘉乐心里顿时来了股邪火。

他下半身早就硬得一柱擎天,还强行忍耐着被Omega这么上上下下在他身上爬了几个来回,早就浑身燥热难耐——

被咬得这么一口,仿佛彻底打开了他身体里欲望的阀门。

他一把搂住付小羽细窄的腰,猛地翻身想把付小羽压在胯下。

然而酒后的Omega比平时拧多了,许嘉乐一要骑他,把他刺激得也来劲了。

一双圆圆的猫眼精神抖擞地,瞳孔又亮又湿,他欲望强烈的时候,更像是玩得上瘾了的猫科动物,非常地难以驯服。

用修长的腿蹬许嘉乐,拿嘴巴咬许嘉乐的耳朵,就是不肯老老实实地被压住。

激烈的纠缠之中,大岩桐和薄荷信息素也糅杂在一起。

两个人翻来覆去滚了两圈,简直如同是在床上打架,枕头和被子都被踢了下去。

许嘉乐浑身是汗,他一只手使不上力气,实在是异常地吃亏,更何况付小羽本来就比一般的Omega要有力得多。

“他妈的——”

Alpha终于被激出了骨子里从刚刚就一直隐忍着的凶狠,忽然用左手一把揪住付小羽的后颈。

他这一下,又快又狠、毫不留情,直接狠狠掐住了付小羽颈后最脆弱的腺体部位。

这一招对于Omega来说,无疑等于是捏住了猫的后颈。

“嗯啊……”

突兀过猛的刺激使付小羽整个身体一下子都应激地僵住了。

他呜咽着发出了一声高亢的呻吟。

没有发情,可那里其实从刚才就有点肿了。

因为还不明显,所以许嘉乐或许感觉不到,可是他自己是知道的。

肿了,所以更敏感、更容易被Alpha的力道刺激到,他又爽又痛、又有点怕。

那一瞬间,身为Omega本能的危机感使他失去了反抗的力量,一动不动地被许嘉乐牢牢地钳制在了怀里。

“老实了吗?”

付小羽被揪着后颈,听到压在他身上的Alpha伏在他耳边问。

“……”他咬紧牙不肯开口。

许嘉乐眸色又深又沉,付小羽不回答,他直接就用另一只手狠狠地给Omega的屁股来了两巴掌。

付小羽的眼圈红了,激烈反抗之后再被制服、跪趴着打屁股,那种心理上的耻辱感来得更加强烈。

许嘉乐完全不再留情,打完两巴掌,掰开Omega的臀部,用食指插进那个粉色的紧窄洞口,抽插两下之后,又重新抽出手指——

再打。

模特般纤细的Omega却有着无比可爱的屁股,雪白的皮肤上缀着好几颗妩媚的小红痣。

那里娇小却也饱满,被打的时候,臀肉会羞耻地抖一下。

“呜……”

付小羽带着哭腔的呜咽声闷在床单里,只剩下胸口起伏时急促的喘息声,他还没有彻底服软。

但在床上的耻辱感一旦推到了极致,便成了心理上的快感,Omega平时不太容易刺激的性器竟然都微微抬起了头,更不要提那个早就湿得近乎泥泞的入口。

许嘉乐不打算再忍下去,他把付小羽身上的白衬衫往后翻下来,本想用来绑住Omega的手腕,可是眼角的余光却忽然看到了床头柜上,酒店送来的花束——

花束上面的红色绸带有些松了,长长地垂了下来。

简直是灵光一现。

许嘉乐直接把那绸带从花束上整根扯了下来,然后把Omega的右手反拉到背后。

“许嘉乐,你……”

付小羽有些慌。

可是紧接着,却感觉到右手的无名指被许嘉乐用绸带缠了两圈绑住了。

那多少是个有些怪异的举动。

付小羽仓促地回过头去,只见Alpha接着把绸带的另一端,也绑在了自己右手的无名指上。

他们被红色绸带绑在了一起,彼此的右手甚至不能离开超过半根绸带的距离。

那一瞬间,付小羽的心口忽然砰砰直跳。

许嘉乐的右手握住了他的右手,然后从背后骑了上来,那个粗大炙热的性器顶端,已经抵在了Omega臀间的入口上。

付小羽下意识地想要躲闪,可是紧接着,却感觉到自己的后颈被Alpha用牙齿咬住了。

“坏猫咪。”许嘉乐一边咬,一边用性器摩擦着他的臀缝:“撅屁股。”

“许嘉乐……不、不要……放开我。”

付小羽颤栗着,终于发出了迟来的求饶声。

他乖乖地撅高了被打出了红痕的屁股,让那个隐秘的入口彻底暴露在Alpha的面前。

他们做过那么多次,这个Alpha从未这么直接对他的腺体发起过攻击。

没有Omega会在这一刻还能保持高傲和镇定。

许嘉乐像是一只眸色发亮的兽类,他咬着Omega的后颈,就像是在叼着属于自己的猎物——

他狡猾,因为狡猾所以更温柔。

而这是他第一次对付小羽露出属于Alpha本能中,贪婪而凶狠的一面。

他没有放开付小羽。

他叼着他,然后,狠狠地进入了他。

像是动物在交配。

付小羽在被插入的那一瞬间就哭了出来。

“叫我——”

Alpha哑声说。

“许嘉乐……”

“再叫。”许嘉乐又狠狠地顶得更深。

付小羽闭上了眼睛,睫毛根因为潮湿而更显得漆黑浓密。

他的手被Alpha紧紧地握着,他们的手指隐秘交缠,绸带也缠绵地摩擦着,像是……

一对戒指。

“许嘉乐……”他仰起后颈,呜咽着开口:“老公。”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