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门的爱情出现了 124删减部分

(第一百二十四章)

许嘉乐没有从付小羽的身体里滚出去。

他怔怔地看着付小羽的后颈,那个娇小的腺体此时饱满得简直要撑破皮肤一般。

Omega肿胀的腺体、白皙的脖颈对于Alpha来说,就是外置的性器官,是根植于脑袋中关于生殖和征服的欲望象征,有着近乎致命的、本能的吸引力。

许嘉乐嘴巴干燥得厉害,鼻子早已经像犬类一样控制不住地抽动了好几下,窜进来的大岩桐的花香浓郁到带着腥甜。

已经甜到和发情时没有两样了。

Omega的腺体只会在情欲高涨的时候才会肿到允许标记的程度,但因为非发情期的Omega欲望往往极其低迷,所以基本上少有Alpha在非发情期进行永久标记的机会。

而付小羽是被他硬生生操成这样的。

这个心理暗示使许嘉乐兴奋得浑身燥热,他舔了下嘴唇,就连胯下的性器官都又饱涨了几分。

那一瞬间,许嘉乐不得不承认,Alpha的劣根性使他确确实实有点色欲熏心的意思了。

他一时之间竟然把付小羽的窘迫和哭叫都给忘了,忍不住直接从后面压上去,含住付小羽肿起来的腺体——

他马上就为此吃到了苦头。

许嘉乐一边含一边忍不住微微皱起了眉毛。

付小羽正抓着他的手臂,力道是真的发了狠,连指甲都深深地嵌进了他小臂的皮肉里。

“呜……”

抓人的付小羽也在低低地叫。

哪怕腺体被Alpha湿热的舌头舔弄时他的尾椎都在颤栗,可他的心情仍然还沉浸在强烈的羞耻和恼怒之中。

咬紧牙,却实在耐不住喉咙里的黏腻呻吟声:“许嘉乐,唔……你放开我。”

付小羽一边叫,一边狠狠地抓,一点没有停手的意思。

Alpha此时本性里的贪婪暴露无遗。

他手臂都被抓得像块猫抓板一样,到处都是身陷皮肤发白的指甲印。

可贪婪还是使他强行忍着疼也要一直用嘴巴含住Omega的腺体。

“嘶、嘶啊。”

许嘉乐最开始还只是闷哼,最后实在也忍不住低声呻吟了出来,付小羽下手也是真他妈的狠。

可他越疼,反而越隐忍;越隐忍,心里就越发狠,忍不住抬起胯又开始缓慢有力地顶着付小羽的屁股。

“唔啊……你!”

付小羽的身体本来就在最敏感的状态,腺体被一次次的吮吸搞得越发肿胀难耐,而许嘉乐这时突然的几次撞击,竟然又把他干出了一点点尿液。

他的双腿无力地大张着,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性器的顶端渗出几滴液体,他可耻地想要整个人蜷缩起来,可是偏偏脖颈却被Alpha咬住,一点也动弹不得。

许嘉乐居然还干他。

付小羽那一瞬间委屈得简直又想掉眼泪。

越委屈,越觉得丢脸。

许嘉乐,翘着尾巴的狗狐狸,王八蛋,Fucking Asshole。

他很少骂人,连一句“去他妈的”都是许嘉乐教的,因此绞尽脑汁加上英文词汇也显得拙劣。

Alpha炙热的鼻息急促地扑在他的后颈,薄荷味的信息素辛辣到有些刺鼻。

“宝贝……”许嘉乐的牙齿抵在了Omega的腺体上,声音低沉。

他控制不住地,研磨着、试探着,像是随时都会咬破那层薄薄的皮肤:“宝贝、我的宝贝,你是我的。”

在牙齿不断的厮磨间隙,反复的“宝贝”更像是从喉咙深处发出来的嘶哑欲望,带着一种格外危险的气息。

等级越高的Omega对腺体的本能保护便越强烈,付小羽忽然从委屈中惊醒。

在他体内的性器已经涨大到骇人的地步,死死地抵在他生殖腔壁上,而Alpha的牙齿摩擦挤压着腺体时带来的痛感,充满了侵略的意味,尖锐又可怕。

后颈的皮肤上忽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付小羽感觉到了——

许嘉乐……

许嘉乐是真的想标记他。

他感觉到了许嘉乐此时那种几乎要燃烧起来的渴望。

那是一个Alpha对于Omega最强烈的渴望,强烈到让人害怕。

Alpha紧紧地抱着他,像是要抱着他一起融化在火里。

付小羽的脑子顿时有点懵,一时之间感到不知所措。

就在那,Alpha忽然一个无比用力的吮吸,像是要把那娇小的凸起像果冻一样直接吞进嘴里一样。

“……啊!”

过于凶狠的刺激使付小羽那一秒眼前一片空白,他圆圆的眼睛睁大了茫然地望着房顶。

身体再一次经历了过于剧烈的痉挛,他的右脚像是抽筋了似的,一个劲儿地发抖。

天旋地转,浑身上下酥麻与痛感交杂在一起。

有那么一秒钟,付小羽以为自己已经被标记了——

在他自己都还没意识到的时候,眼泪就已经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他抽动着鼻子,身体一抖一抖,转过头泪汪汪地望向Alpha,呜咽着唤了一声:“许嘉乐,疼……”

他不是不愿意。

他只是……

所有Omega都会这样吗?

在第一次被Alpha彻底拥有的时候,都会这么惶恐胆怯。

但也是在转过头的那一刻,付小羽才隐约感觉到不对,好像……

他并没有被标记。

“嘿……”

而许嘉乐看着哭得鼻头都红了的付小羽,所有的暴戾在那一刻都悄然崩塌。

他仍然无比地想要标记他。

他当然想,想要用牙齿咬破皮肤,想狠狠地咬进柔软娇小的腺体里,甚至想把付小羽吃进肚子里。

“我的宝贝,”许嘉乐深深地吸了口气,用手捧起Omega的脸颊,哑声说:“我的漂亮小公猫,不操了、不操了,我滚出去,好不好?不哭。”

Alpha温柔的抚摸让付小羽忽然有种可怕的冲动。

“你没标记。”他忽然看着许嘉乐说。

“嗯。”不得不清醒过来的许嘉乐其实多少有点要往贤者时间里走了,有些无奈地翘了下唇角,想要先把性器拔出来。

可付小羽却按住了他。

许嘉乐愣了一下,看着Omega忽然翻过身子,一只腿先跨过来,然后重新骑在了他的腰上——

整个过程中,他的性器始终都插在付小羽的体内。

(后半段在长佩)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