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配》第三章 删减部分

《第三章》

黎江也在月光下脱衣服。

他一颗颗耐心地解开了花衬衫的扣子,然后忽然抬头,对谢朗有点害羞地笑了一下。

其实他是少有的、脱了衣服才反而心里比较有底气的人,或许是因为他光着身子的样子实在美丽,在那一瞬间,他甚至自觉短暂地拥有了和黎衍成一较高下的信心。

谢朗没说话,把他一把抓了过来,粗暴地用手指揉捏着他的乳首。

黎江也的乳晕很圆,天生比一般男孩子要大和醒目,因此那部位的肉粉色就更显得淫荡。

谢朗一用力,黎江就忍不住颤抖着“嗯”了一声,他娇小的乳头立了起来,因为那反应来得太快而感到有些些难为情。

他蹲下身去,拉开谢朗的裤链、然后是内裤,硕大的部位随之难耐地弹了出来,黎江也把脸轻轻地挨了过去,像是在感受着那里炙热的温度、气味还有……谢朗对他的欲望。

他用舌尖温柔地从顶端一下下地舔弄着,一直这样舔到底下沉甸甸的囊袋,然后再用手握住柱身,张口把谢朗的性器吞进了嘴巴里。因为太很深地顶到喉咙里,所以吞咽口水时连喉结的滚动都有点颤抖。

有种很色情的感觉。

其实每一次给谢朗口交的时候,很多先前偷偷学的技巧都会忘记,剩下的是很多很多的情感。

黎江也这样想的时候,会忍不住想要调侃自己:他是口交天使呢,因为会给予充满爱意的口交。

谢朗很沉闷地哼了一声,他当然感到愉悦,可这愉悦中又有股旋涡般的危险和抗拒。

他有些焦躁地抽出性器,然后用手捧起伏在他胯下的黎江也的脸。

男孩被他摘下所有首饰的脸孔干净得像是被泉水洗过,只有刚刚才含过他性器的嘴唇因为被打湿了显出淫靡的水光。

黎江也这样仰着头看了他一会,见谢朗不说话,又重新埋下头去想要继续,却忽然被谢朗强硬地拉了起来。

他似乎决心不给黎江也任何拖延的余地,一把抓着黎江也的腰把男孩重重地扔到了床上,然后直接压了上去。

两个人在卧室里交缠的呼吸声急促又沉重,谢朗直接把黎江也的裤子连着里面的内裤从后面脱了下来,然后和被子一起直接扔到了床下。

被脱光的那一瞬间,黎江也忍不住微微闭上了眼睛,或许是因为他已经知道谢朗会仔仔细细地、端详他的身体——

男孩白皙的裸体横陈在黑色的床单上,月光洒在他身上不多么明亮,但足以足够谢朗把他看得清清楚楚。

黎江也是天生的跳舞料子,头脸极小但四肢纤长清瘦,可他并不柔弱,身体绷紧的时候反而能更能清楚地看到流畅有力的肌肉线条在这具肉体上漂亮地流动着。

谢朗俯下身,抓着男孩右脚纤细的脚踝看了很久——

大脚趾上,贴着一块创口贴。

“怎么弄得?”他的声音有种很冷的质感。

“跳舞、跳舞时不小心锉到指甲了……”黎江也喃喃地说。

他隐约看到谢朗皱起了眉毛,不太高兴的样子,于是想要瑟缩地把脚抽走,可却又被谢朗死死抓住了。

谢朗的手指并没有碰触到伤处,但那力道总不能悬于空中,便有些用力地攥着另外几根细细的脚趾。

黎江也知道自己每一根脚趾上都有磨出来的茧子,很粗糙的,他有些没办法承受,于是很小声地,带着一点讨好地求饶:“朗哥,你都把我脚抓疼了。”

他这句话很有用,谢朗果然放开了他。

黎江也马上把脚趾微微蜷了起来。

房间里的温度似乎不知何时变高了。

他很紧张,明明已经发生这么多次,明明一直一直都期待着谢朗和他每一次做爱,可还是会紧张到发抖。

可奇怪的是他其实并不怕疼,他甚至希望谢朗现在就插进来,插进来是确凿无疑的性爱,可插进来之前的一切,对他来说却有些茫然。

黎江也很会并脚,而不安的时候就下意识并得更加紧,圆圆的膝盖骨拢在一起,大腿之间却不得不留有一道美妙的缝隙。

谢朗不得不把手伸到那道缝隙里,然后才强硬地掰开黎江也的双腿。

那其实是个需要用力的动作,因为需要和一个舞蹈演员的意志做某种下意识的斗争。

终于,黎江也轻轻地“呜”了一声,他只能放弃抵抗。

无论做过多少次了,他还是会觉得谢朗这样把他这样正面地、完完整整地打开的那一刻很残忍——

他彻底把自己露了出来。

粉色的性器立在腿间,顶端羞耻地往下滴着水,那使他对于谢朗的所有渴望都软弱地暴露无遗。

谢朗并没有碰触那根哭泣的东西,而是径自把手伸进了黎江也下身柔软的耻毛里,有些用力地揉搓着。

“不要……朗哥,不要。”

黎江也简直一击即溃,他打颤地伸手想捂住自己的耻骨,可却无济于事。

他很矫情地会偷偷修整那里,可是他真的希望谢朗一辈子也不知道。

谢朗并没有说什么,可也没有饶过他,而是非常耐心地重新把黎江也的双脚再次打开,手指从平滑的耻骨摸下去,伸进黎江也的臀缝里,然后缓慢地把一根手指插进了那个紧闭的入口。

与湿透了的前面相比,黎江也后面的甬道很干涩。

谢朗拔了出去,从床头摸索出润滑剂,然后又重新插进去。

黎江也大张着双腿仰头看着头顶的吊灯,任由谢朗的手指在那里反复动作,一根、然后再多一根,他的感官世界因为难耐的痛苦与快感交杂着而感到天旋地转。

这一切实在感觉太漫长了。

谢朗的前戏总是这样,漫长却又异常的沉默。

他是个专注的人,也非常耐心地对待着男孩那个隐秘脆弱的部位。

拔出手指之后,会轻轻掰开那里浅粉色的软肉,看着黎江也娇小的入口有点湿润地为他打开的样子,然后再重新插进去慢慢动作。

可是这种时刻的专注却像是万吨的巨压,要把黎江也给生生碾碎了。

黎江也忽然用一只手把脸捂住,发出了一声脆弱的呜咽,

他没有一丝一毫反抗的意志,他只想谢朗放过他,仰起头:“朗哥,你进来吧,求你,我真的不行了。”

他把那双湿得像是下了雨的眼睛给谢朗看,求他——还没哭出来,可是眼角已经红得怜人。

“可以了吗?”

谢朗终于抽出了手指,低声问他。

黎江也点头时双腿还在微微发抖,但却生怕谢朗反悔似的马上从谢朗身下爬了起来:“可以的,朗哥,可以的……从后面来,好不好?”

他一边说一边颤抖着翻过身扶着床头,然后双腿分开背对着谢朗跪着。

那是一个全然承受的姿势。

可黎江也却觉得还不够,把腰身压得几乎不能再低,让屁股高高地撅起来。

他身体柔软,做到这一切轻而易举,再难的姿势他都可以给谢朗,他只是觉得折磨——

谢朗喜欢这样,黎江也当然猜得到原因,因为他的脸其实真的不那么像黎衍成。

这折磨让黎江也有些承受不了,他把头埋进枕头里,用双手狠狠地掰开自己的臀瓣。

他让自己下身被谢朗用手指一根根生生撑开的入口暴露无遗,就这样赤裸裸地给谢朗看,然后才哽咽着说:“朗哥,我想你,一直一直想你——你插我吧。”

虽然他已经那么求他了,可谢朗还是觉得黎江也会躲的。

所以他用双手紧紧地握住黎江也的腰,像握住一枝盈盈一握的山茶花枝,男孩长了腰窝,在两侧很妩媚地凹下去,像是天生就应该被这么抓着操的。

谢朗的呼吸急促而沉闷,粗大的性器抵在那个入口,一寸一寸地让自己嵌了进去。

“呜……”

黎江也在那一秒就哭了,他把脸埋在枕头里,但不怎么出声,肩胛上漂亮的蝴蝶骨被撞得一耸一耸的。

他果然还是想躲。

但谢朗死死地摁着黎江也的腰身,一丝一毫也不允许黎江也动弹。

男孩的腰实在太细了,细得承受不了那两瓣浑圆的白屁股的分量,而不得不瑟瑟发抖。

谢朗一动,那饱满的屁股就被插得像一枝白山茶花在眼花缭乱地摇,他注视着他们俩的交合处,战栗般地感受着他把黎江也的身体慢慢地、彻底地撑开。

如同浪潮般袭来的快感之中,谢朗终于不再能继续控制自己,他抓着黎江也的头发把男孩从枕头上拉了起来,强迫着半转过脸看他。

月光下,黎江也的泪水已经淌了满脸。

他们每一次做,黎江也都会哭。

“小也……”

谢朗狠狠地亲了他柔软的、湿漉漉的嘴唇,然后又把他重新摁到了枕头里。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