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门的爱情第23章删减部分

就因为“闻屁股”这露骨的几个字,Omega的反应像是应激了的猫,只能一动不动地待在他怀里,只用一双圆圆的眼睛看着他,鼻尖都在冒着汗。

……

再一次解开付小羽裤子拉链的时候,并没有遭遇到什么有力的反抗。

褪去长裤时,付小羽雪白的大腿肌肤也一寸一寸地露了出来,他里面穿着纯白色的三角内裤。

那个颜色,使胯间被濡湿的布料根本无从掩饰。

那当然就是付小羽刚才非要去洗澡的理由。

许嘉乐忽然失控,把怀里的Omega扔到床上,然后把那条可恶的白色内裤粗暴地扒了下去。

付小羽勃起的性器官顿时弹了出来。

他竟然连那个部位都长得好看,并不狰狞,只是漂亮。

在Omega之中鹤立鸡群的尺寸,色泽可爱,顶端饱满,底部还坠着两粒圆润的小球。

他是只漂亮的小公猫呢。

许嘉乐当然不止想看这里。

他把Omega修长的双腿掰得大张开来,用手掌从下把那两粒浅粉色的蛋蛋握在一块儿,然后用力往上拢。

就是这两颗可恶的小东西,挡住了他的视线。

许嘉乐终于看到了那对于一个Alpha来说最迷人的景象。

付小羽的洞口羞涩地紧闭着,可是同时却又从中淫糜地缓缓流淌出体液。

A级的Omega发情时,简直像一片潮湿的沼泽。

付小羽湿得一塌糊涂,不仅是因为发情,还因为刚才在洗手间里就已经经历过一次短促而激烈的高潮。

许嘉乐的眸色发暗,焦躁地抬手把眼镜摘下来扔到了床头柜上,然后把头深深地埋了下去。

那一刻,躺在床上的Omega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仓促的嘶鸣,他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手指头拧着被子,仰头茫然地望着天花板上的吊灯。

许嘉乐在给他口交。

这个念头吓坏了他。

他从没有想过,人和人之间,可以彻底失去所有距离和界限。

Alpha的舌头在舔着他的屁股,甚至偶尔将舌尖探进那个隐秘的洞口。

强烈的羞耻感让他几乎想要马上逃走,可是快感——

快感疯狂地涌上来,他叫不出声,只是浑身上下都在床上无措地扭动着,他像是一株在雨季里过夜的植物,清晨时缀满了水珠。

许嘉乐把付小羽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一边舔弄,一边抚摸着Omega的屁股。

没脱光衣服之前,他很难想象身材纤细如同模特的Omega会有这么棒的屁股,娇小却挺翘,使人忍不住用力地抓握,感受那种饱满的肉感。

付小羽股间的体液打湿了他的鼻尖和嘴唇,那里的味道其实不是大岩桐的香味,许多年轻的Alpha会有不切实际的幻想,觉得Omega的屁股都是香香的信息素味道。

其实不是的,那里咸而腥膻,从纯粹味道来讲并不甜美。可它来自Omega的身体深处,是从生殖腔里流淌出来的味道。

Omega是许嘉乐最喜欢的性别,他喜欢给Omega口交。

付小羽修长的双腿搭在许嘉乐的肩膀上,白色的内裤仍然挂在右腿的腿弯处,他雪白的脚背上因为过于强烈的快感而绷得紧紧的,单薄的肌肤上显出了浅绿色的纤细青筋。

许嘉乐给予他的爱抚是如此漫长而绵密,舌头仿佛地在股间娴熟地进出着,一边用手包裹着他的性器套弄,一边偶尔抬起头含住那两颗蛋蛋吮吸。

他的身体不断痉挛,下面流淌出来的体液越来越多,用牙齿死死地咬住嘴唇,不肯发出半点声响。

快感密密麻麻地向上攀爬,如同一波一波的海浪,再越来越强的刺激感,可就在他几乎到了顶点的时候,许嘉乐放开了他——

突如其来的空虚,让他有种头晕目眩的失重感。

他躺在床上偏过头,大口大口地喘息着,下意识地渴望着Alpha更多的爱抚。

“付小羽,”许嘉乐爬上来压住了付小羽的身体,他的嘴唇单薄、可是唇峰凌厉,此时上面沾着星点湿润的液体,看上去格外淫糜,他把Omega的脸扳过来,哑声问:“你不喜欢叫床,是不是?”

“我……”

我不知道。

那一瞬间,付小羽忽然感到有些惶恐。他隐约感觉得到,他刚才的沉默大概会让Alpha觉得扫兴。

他不想让许嘉乐扫兴,因此有些慌乱地说:“许嘉乐,我也给你口一会吧。”

许嘉乐却只是笑了一下,平淡地拒绝了他:“不用。”

付小羽从轻飘飘的云端忽然跌落下来。

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的笨拙,即使是在极致的快乐降临的时候,他的身体里,仍然仿佛存在着两个撕裂的意识——

一个是青春期意外目睹付景在继母身下婉转地呻吟时那个偷偷感到羡慕的、可耻的自己;一个是从小大大规规矩矩地听从付景的要求,因此绝不可能做一个“骚货Omega”的板正的自己。

他被困在其中,像是所有放浪都被闷在这具肉身内部。

许嘉乐给予了他这么多,他却像条死鱼,连给许嘉乐一声快乐的呻吟都做不到。

Alpha当然会觉得乏味。

“许嘉乐,对不起。”

他为自己糟糕的表现道着歉,像是考试拿了零分一样难过:“我……我是不是,在床上挺没意思的?”

“你在床上没意思?”许嘉乐挑了挑眉毛。他好像以前也觉得付小羽没有魅力,可是这时候听到这句话竟然生气了——

是前戏太久,使人想太多。

他应该直接干死他。

付小羽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垂下了头沉默着。

Alpha忽然一把推开付小羽跳下了床,然后飞快地把身上的衣服和裤子都脱了下去踢到了一边。

许嘉乐虽然有一米八五,但从视觉上,却称不上是修长文雅的Alpha。

他肩膀宽厚,腹间沟壑分明,大腿的肌肉很粗壮。

事实上,平时看他戴着眼镜穿衬衫的样子,几乎很难想象脱了衣服之后,他的身体线条是这么的硬和悍。许嘉乐拥有一具可以让所谓的薄肌身材会偷偷感到寒酸的完美肉体。

许嘉乐光着身子重新压上来的时候,付小羽的呼吸都变得比刚才急促了许多。

这是他第一次意识到他有多么想抚摸和拥抱这样的一个Alpha。

“过来。”

许嘉乐忽然一把拉过他的手,然后有些粗暴地按到了自己的胯下,付小羽的身体差点弹了起来——

他竟然握住了许嘉乐的性器。

那是即使刚刚许嘉乐脱衣服的时候,付小羽都没好意思仔细去看的部位。

他的手指抖了一下,马上就想要放开。

许嘉乐已经勃起的性器表皮触感有些粗糙,摸上去很热,和他自己的完全不同。

但是最让他惊慌的是——

好粗。

有手指环着有些吃力的饱满粗度,真的……可以吗?

可是Alpha握着他的手指,不允许他放开,然后用另一只手忽然勾着他的腿弯,把他的一条腿高高地抬了起来,让他下身那个隐秘的洞口暴露了出来。

付小羽彻底慌了神:“许嘉乐,我……”

他想要求饶。

他还是第一次,怎么会不害怕,可是“求你轻点”太羞耻了,他真的说不出口。

许嘉乐并没有停下来,而是抓着付小羽的手握着自己的性器,然后用粗大饱满的顶端抵住了Omega早就被舔得湿润大开的洞口,停顿了几秒之后,狠狠地插了进去。

“啊……”付小羽这一次终于没有忍住,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呜咽。

痛。

即使发情的时候再渴望,那个窄小的甬道被这么粗硕的东西强行扩开的时候,仍然好痛。

“放松。”

许嘉乐没有放开他,而是哑声开口,一边说一边慢慢地继续往里插。

他没有戴眼镜,使浅色的瞳孔比平时显得要凶狠。他身下的Omega当然是第一次被插入,那里紧得要命。

Omega只是颤抖着摇头,也不知道意思是“不要”,还是“不要放松”。

许嘉乐抿紧嘴唇,他当然可以温柔一点,但其实那并没什么实际作用,第一次进去必须要又狠又快,Omega才会只疼一次,即使显得狠心也没办法。

他吻了一下付小羽的小鼻子,那里湿漉漉的,应该疼得是出了汗,他把汗珠都舔进了嘴里;但这确实是个异常坚强的Omega,从最初的插入疼痛挺过去之后,喘息声也渐渐地急促了起来,悄悄地用手环住了他的腰。

许嘉乐开始慢慢地挺动腰身,拔出来一点,再往里一点,抽插的动作之中,他始终没有放开付小羽的手指。

两人交缠的手掌握住了半根性器,像是一层屏障一样,使他不至于进得太深,可是每次撞击,湿漉漉的体液都会沾到付小羽自己的手指上。

黏腻的触感让付小羽满脸透红,像是自己也在插入着自己。

他还是无法叫床,为自己感到羞愧的同时,下半身被顶弄的快感却如同火焰一般蹿了起来,不再需要许嘉乐摆弄他的腿,他自己就悄悄环住了Alpha的腰身。

许嘉乐当然看得出来,付小羽已经被操出感觉了。

他不再需要那层屏障来限制自己的性器。

他把付小羽的手抓了起来,然后含住了Omega修长的手指,毫不避讳两人下体结合处的体液。

“付小羽,你湿成这样,怎么会没有意思。”许嘉乐忽然旧话重提了,他又挺动了一下,随即语声变得沙哑而低沉:“操你很爽。”

“许嘉乐……”Omega整个身子都猫一样弓了起来,微弱地叫唤了一声:“你别……”

你不要说这些,他难堪地想着,可是却前所未有的因为这样的话语而悸动——

操你很爽。

他、他的身体喜欢这句话。

与此同时,许嘉乐粗大的性器也往前一挺,没入了付小羽湿热的小洞里。

这样肆无忌惮的进入,他性器的顶端直接就抵在了Omega体内肉乎乎的生殖腔壁膜处狠狠地摩擦着——

这样的刺激,对于从未经历过性爱的Omega来说实在过于强烈,就像是脑中忽然划过无数电流,付小羽张开嘴唇,却只发出一声嘶哑而绵长的气响。

他颤抖着,快感实在强烈。可他还是没有叫床,只有急促的喘息声,像是小猫在打呼噜一样,脸蛋红扑扑的。

伴随着一次又一次的撞击,许嘉乐能感觉得到,付小羽体内那个本来紧闭着的壁膜正在渐渐出现裂缝。

许嘉乐知道不能再等了。他的性器硬得厉害,但甚至不得不停下来,因为再顶下去,Omega的里面就会被撞开了。

“抬头。”

许嘉乐俯身因为自己的抽插而变得绵软的Omega,很温柔地把Omega的脸捧了起来,轻轻地揉捻着他颈后又凸出来的娇小腺体,然后从一边的床头柜上把自己方才买的颈环拿了出来。

付小羽望着他,那双猫眼又圆又亮,甚至藏不住任何情绪,他被插得很快乐。

湿漉漉的水好像能流出来,因为眼距有点宽,所以显得媚得有点憨,似乎不知道许嘉乐要做什么。

许嘉乐深吸了一口气,托住Omega的脖子,迅速且精准地把黑色的颈环地套了上去。

付小羽有些难受地抓了一下颈环,肿胀的腺体被压制住,那当然很不愉快,所有Omega都了解颈环的功效,可是在发情期突然被戴上的感觉还是很陌生。

他睁大眼睛,仰头望着许嘉乐,下一瞬间也明白了过来——

许嘉乐要进来了。

进入他的生殖腔。

虽然很害怕,可发情期到了这一刻,理智已经完全失去了作用,生殖腔又热又痒,强烈的欢愉和渴望使他控制不住抬起屁股磨蹭着Alpha。

一直乱动的Omega让人很头痛,许嘉乐不得不按住他的屁股,然后俯身压了下去,这个姿势,两个人已经贴近到了密不可分的地步。

随着粗大的性器顶撞的力道越来越大,那个本来肉乎乎的壁膜正在一点一点地为他打开,他身下的Omega几乎是在发抖。

付小羽当然是痛的,可是或许是A级的Omega的身体天生地喜爱Alpha,他亮晶晶的眼睛甚至一直专注地看着自己,那里面甚至含着一种软绵绵的感情。

许嘉乐死死地卡住Omega的腰,终于,一个蛮横用力的顶撞——

他的性器顶部,终于插进了付小羽的生殖腔。

付小羽几乎是被插入生殖腔的那一刻就射了。

他抓紧许嘉乐的手臂,脚趾蜷缩起来,在那一刻,身为Omega全部的生殖本能都被调动了起来。

胸前两颗娇小的乳头又挺又红,醒目得像是马上可以哺乳。

他的身上的大岩桐香味前所未有地馥郁,甚至甜到泛出了腥气,生殖腔一阵一阵地抽搐收缩,想要吸引着Alpha在他体内留下精液。

“操。”

许嘉乐闷哼了一声,他脸上的肌肉完全在紧绷的状态,甚至显得有些凶相,鼻尖和额头都在冒汗。

太他妈爽了。

他几乎要用尽全部意志,才能不马上放弃抵抗地成结。

这将会是是Omega快乐的巅峰,他必须要把身下的Omega彻彻底底地送上去,去云霄、去浪尖。

他的性器硬挺,上翘的顶端反反复复地在那个肉膜处进出摩擦。

付小羽彻底被插得高潮了。

他双眼完全失去了焦距,面前的景色都在旋转。

包裹着许嘉乐性器的洞口一直在往外流淌出体液,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真的觉得自己是失禁了,他的手指无力地抓挠着,难堪地想要确认许嘉乐身上是不是沾了自己的尿液。

就在这个魂不守舍的时刻,许嘉乐忽然抱紧了他:“小羽——”

“小猫儿,”Alpha的声音含着隐忍,用手指轻轻爱怜地抚摸着他的脸颊:“忍一忍,要吃点苦头了。”

那一刻他被许嘉乐唤他的语气彻底地迷住了,可是紧接着,他就明白了为什么许嘉乐这样说的原因——

Alpha的性器官在他的生殖腔里开始成结了。

许嘉乐的性器官本来就异常粗大,此时卡在他的生殖腔里,顶部开始慢慢地撑成伞状,他甚至能恐惧地感觉到自己的生殖腔像是要被撑坏。

“不要……许嘉乐,不要……”

付小羽哀鸣着叫出了声:“我真的疼。”

他其实是很耐痛的,但这一刻却实在是忍受不了,那不是可以靠忍就可以承受的痛苦。

他扭动着屁股想逃,可是Alpha的成结,从一开始就像是犬类交配一样的原理,是为了死死地卡住Omega的生殖腔腔口不让雌性在交配过程中逃跑。

他越挣扎,疼痛就越是剧烈。

许嘉乐不得不把付小羽的双手按在身体两侧,他死死地压着Omega,把Omega困在他的怀抱下。

他知道付小羽有多疼,从未被打开过的生殖腔,突然被这样残忍地撑大,那是身为Alpha永远不能想象的痛苦。

“乖。”他轻轻亲吻着付小羽疼得冒了冷汗的额头。

“还有多久……”Omega的声音里含了哭腔。

“快了。”许嘉乐哑声说。

被困住的付小羽开始咬他了,咬在他的锁骨上。

那可不是调情般的咬人,Omega疼得急眼了,是真真正正把他咬出了血,甚至能隐隐闻得到血腥味。

许嘉乐闷哼了一声,轻轻抚摸着付小羽的脑袋,仍然在温柔地夸奖着Omega:“真乖。”

而付小羽的回应是又咬了他一口。

许嘉乐想,他真凶,像只生气的小猫。

他被咬得很疼,可是却又心疼得厉害。

成结终于完成的那一刻,许嘉乐射进了付小羽的生殖腔里。Omega浑身都在激烈地痉挛,甚至直到他射完了都没有停止。

许嘉乐把Omega修长的双腿抬高,然后看着自己的性器慢慢地从那个湿透了的地方拔了出来。

大概是因为生殖腔被撑得太厉害了,他的性器上沾了一点点浅色的血迹。

付小羽并不理他,只是把脸埋进了枕头里,许嘉乐大概猜得到,他是疼得哭了,不想让自己看到。

他俯身下去,把蜷成了一团的Omega搂进了怀里,解开了Omega颈间的颈环,然后一下一下地抚摸着付小羽颈后那个娇小的腺体。

每一个Omega都会经历这一件事,从被打开,到渐渐被撑大,直到可以生育。

可是许嘉乐好像从来没办法把这种痛苦看得理所当然。

他想要多疼爱他一点。

可是在这个想法升起来的那一瞬间,他的心忽然像是被针扎了一下,因为他忽然意识到——

那不是他的职责。

他怀里的这个Omega,以后会有别的Alpha来疼爱。

一个有关“邪门的爱情第23章删减部分”的想法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