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门的爱情第29章删减部分

这Omega穿着他自己的睡衣,所以不必像对待衬衫那么客气了,刚才由自己一颗颗系好的扣子此时显得很碍事,于是直接把睡衣给扯了开来。

付小羽是真的发情了。Omega的欲望到了激烈时,乳头在雪白的肌肤上更显出色泽的鲜艳,羞耻地高挺着,和平时比起来,简直像是肿起来的小樱桃一样。

许嘉乐忽然一把把Omega按在了床上,压上去含住了付小羽的乳头狠狠地吮吸着。对于发情期的Omega来说,嘬给予的快感远比普通的舔咬要强烈得多,因为那几乎就是个模拟哺乳的动作。没有Omega能抗拒天性,那个娇小的部位会因为哺乳感而充血得更厉害。

付小羽忍不住仰起头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嘶哑的抽气声,他抓住了伏在自己胸口的Alpha的肩膀,连指甲都深深地陷进了许嘉乐的皮肉里。

许嘉乐一边含着Omega的乳头,一边把手伸下去把Omega穿着的内裤扒了下去,然后摸到了Omega的臀缝之间——

他把手指插了进去,那个洞口又松软又热,那里面已经湿得一塌糊涂。

许嘉乐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时,他的目光不经意间撞上了一双湿漉漉的猫眼。

付小羽正喘息着望着他:“许嘉乐,可不可以……口一会儿?”

Omega提需求时的样子隐约可以窥见平时工作时的影子,虽然害羞,可是却说得很直接明了。

那双褐色的大眼睛却把情绪盛得那么饱满,欲望湿到了睫毛根里,就那么专注地、渴望地望着他。

付小羽在要他口。

付小羽真的想要他。

许嘉乐忽然感觉自己的呼吸声都变粗了。

有那么一秒种,他脑子里划过了上一次和靳楚共度发情期的画面,靳楚懒洋洋地侧身背对着他躺着,Omega半闭着眼睛像是在浅眠一样。

他看不清靳楚的情绪。

他愿意为自己最爱的性别服务,愿意为和自己组建家庭的Omega服务。

可不知道多少年了,他给予出去的爱抚却越来越不像欲望原始的形态。

他自己都快忘了被Omega在床上被这么强烈地渴求、强烈地需要着的感觉,原来是这么血脉贲张。

他俯身下去,把头埋在付小羽大张的修长双腿间,掰开Omega圆润结实的屁股,然后用舌尖深深地舔了进去。

许嘉乐硬着下身给了这个Omega一次漫长又温柔的口交,一直到付小羽双腿都无力缠紧他的腰身,他才爬了上来,想要亲瘫软在床上的Omega。

没想到——

刚刚还在享受着的付小羽竟然下意识地扭开头,有点嫌弃地避开了他沾着体液的嘴唇。

“他妈的,付小羽,你还敢嫌自己屁股的味道?”

许嘉乐竟然觉得这个反应可爱的要命,眼里含着笑低声骂了一句,一把把付小羽的脸板正,狠狠地亲了上去。

“唔!”付小羽被说得脸都通红了,只能阖上眼睛让许嘉乐的舌头探了进来,狠狠地在他口腔内肆虐。

他竟然尝着自己屁股在许嘉乐嘴里的味道。

这样淫荡的吻,已经破除了他所有能想象得到的界限,他们远远比昨天还要更亲密。

许嘉乐从一边把枕头抽了出来,垫在付小羽的身下,把Omega的臀部高高垫了起来。

Omega的一身皮肤实在漂亮。

雪白光滑的两瓣屁股,被舔弄过的粉色洞口羞耻地微微张开,因为被手指进出摩擦过,色泽略微红了起来,那里的褶皱正一收一缩地渴求着Alpha的进入。

许嘉乐握着自己已经硬得快爆炸的下身,把粗糙的顶端抵了上去。

付小羽下意识紧张地抓住了他的手臂,但是许嘉乐只是往前挺动腰身,缓慢地插了进去。

那里当然轻易地就能让他进去,因为昨晚这个Omega已经被他干了那么多次。付小羽下意识紧张地抓住了他的手臂,但是许嘉乐只是往前挺动腰身,缓慢而坚定地插了进去——

他没有遭遇到那里的任何抵抗,昨晚这个Omega被他干了那么多次,早已经悄悄为他打开了身体,那个甬道含着他、裹着他,热烈又潮湿。

许嘉乐扶着Omega细窄的腰,这次他彻底抛弃了上一次的温和试探,一插进去,就凶狠地反复顶动起来。

Alpha的性器好像比常人要粗一圈,因为顶端上翘,即使没插入生殖腔,也因为厉害的尺寸给Omega一种屁股被卡死的感觉。

付小羽睁大眼睛,仰起头无声地大口哈气,小小的喉结一下下地滚动着,快感让他的身体像是通了电,可是却偏偏因为无法叫出声,而痛苦地焖在了身体里,无法彻底纾解。

付小羽的下身很快地被插得发出了水声,许嘉乐看着身下的Omega憋得脸色发红的模样,忽然伏下身捉住Omega的手腕分开按在两侧。

“让我听听你的声音。”

他说。

付小羽闭上眼睛摇头,他无法挣脱那种强烈的耻感,他像是网子里的鱼一样被牢牢捆住。

许嘉乐下身忽然长驱直入,狠狠地撞在了Omega体内肉乎乎的腔壁上。

付小羽咬紧嘴唇,他被插得好舒服。

“付小羽,小猫儿。”许嘉乐俯身,在Omega的耳边一字一顿地道:“我要你叫床给我听。”

他说:小猫儿,我要你叫床给我听。

付小羽脚趾都蜷紧了,他的双腿都痉挛一般缠在许嘉乐的腰上,胸口激烈地起伏着,呼气、吸气、呼气、吸气——

他看着压在他身上的Alpha。

这个Alpha是世界上唯一叫过他小猫的人。

他身上的网,忽然被剪开了。

“嗯……啊……”

一声细微颤抖的呻吟从付小羽的嘴唇间溢了出来。

“大声一点。”

许嘉乐把他的双腿抬高,又干了进来。

“啊!!许嘉乐……啊!慢、慢一点……”

付小羽差点因为过于强烈的快感尿了出来,他再也控制不住音量,高声叫了出来。

“付小羽——”

许嘉乐的声音因为兴奋而变得低沉。

他一下比一下顶得更深,到了这个时候,他的脑子里只有最粗俗的念头,他在呻吟着的Omega耳边,哑声说:“你是个小骚货。”

“不要……”

这句话对付小羽来说就像是鞭子啪地抽了下来,他一生之中所有的悖德耻感好像都凝聚了起来。

他、他不是。

“不要,许嘉乐,啊……啊!”

付小羽的指甲深深地陷入了许嘉乐的肩膀里,呻吟声一旦开始却怎么都止不住,他的叫床声几乎变成了断断续续的抽泣。

而更可耻的,是许嘉乐说那句话的同时,他兴奋得几乎整个屁股都在发抖,这样激烈的反应怎么可能瞒得过许嘉乐。

Alpha高高在上地俯视着他,眸色又深又沉。

付小羽的不安感到了顶点,他越不想让许嘉乐那样觉得,身体就越是可耻地诚实。

抽插越来越激烈,就像是一场狂风暴雨,付小羽双腿大张,叫得嗓子都要哑了。

一次、一次、又一次,许嘉乐按着Omega颤抖着的腰,终于狠狠地把自己的性器插进了Omega的生殖腔里。

“操!”

在那一秒,Alpha发出了野兽般的低吼,一拳狠狠砸在了枕头上。

付小羽吓了一跳,但紧接着却被Alpha搂在了怀里。

许嘉乐先是抱了他,然后又抓着他的头发强迫他仰起脸,此时此刻的Alpha正喘着粗气盯着他。


“付小羽,”过了几秒钟,许嘉乐终于凶狠地开口了:“你真他妈好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